我只是尽了一名军人的职责

记我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代职干部骨科麻醉手术室副主任任鹏程

来源:军报记者网 作者:王睿 丛墨涵 编辑:总后 发布时间:2015-05-29 13:11

我只是尽了一名军人的职责 ——记我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代职干部骨科麻醉手术室副主任任鹏程  王睿 丛墨涵

阵风9级,浪高4米,46米长的交通艇航行在万顷波涛中,像一片孤零零的树叶。 “轰!”大浪迎面撞向7米多高的驾驶舱,令人心惊胆颤。船体剧烈颠簸,在舟山413医院代职的唐都医院骨科任鹏程副主任脊背重重地落在床板上,眼冒金星。此时胃已吐空,五脏六腑拼命挤着往外跑……在码头上迎接的官兵,亲眼见到船一头扎在浪涛中,又高高地跳出水面,浪花飞溅一片刺眼的白。汽笛一声长鸣。“到了到了!”任鹏程精神一振。交通艇驶近岛屿简易码头,却被大浪打得忽上忽下,舷梯架不上,趁船体被涌浪抛起的一瞬间,任鹏程被战士们连推带拽拉上码头。守了3年岛的战士陈锐感动地说:“顶着9级大风上岛巡诊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!” 这已是任鹏程第二次“约会”这个小岛。上周出海,就因为风浪太大被迫中途返航。大家都劝他放弃,可他摇了摇头,坚定地说:“不行,一个都不能落下!”他知道当地空气潮湿,官兵们长期执勤站哨,容易引发风湿性关节炎。为了给海岛官兵提供尽可能多的服务,他主动要求参加医院巡诊,利用专业指导战士进行锻炼。代职快一年,他周末平均只休息四个小时,几百个岛屿,一个一个地跑,脸被紫外线灼伤得黑黢黢,嘴角裂口又结痂,坚持不漏掉任何一名官兵。作为代职专家队队长,任鹏程想的最多的,是边防官兵需要什么,作为一名军医能做什么。在科室,他顺利完成多台极危重的手术麻醉,创造了该院史上多个“第一”。 “嘀——嘀——嘀——”心电监护仪急促地数着心跳,氧气流间歇性的涌动,仿佛一个人在粗重地喘息。手术室里,一台开颅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。担任麻醉的任鹏程眼睛始终紧盯着显示屏,根据病人生命体征微小的变化不断调整用药、麻醉速度、剂量。手术室里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屏气凝神。躺在手术台上的小战士大脑受严重撞击,不仅颅骨骨折,还有一块巨大的颅内血肿。看到战友生命垂危,原本准备去吃饭的任鹏程没有丝毫犹豫,折身返回手术室,主动请缨承担起这台手术的麻醉。任鹏程滴水未沾,已经连续做了8台手术、精疲力尽的他丝毫不敢大意。他深知,手术麻醉难度很大,死神随时可能夺走战友的生命!任鹏程和几名医护人员争分夺秒地展开生命争夺战。经过长达6个多小时的精心救治,气管导管顺利拔出,他一边检测血样饱和度,加压面罩给氧,一边握着战士的手轻轻呼唤,终于,小战士奇迹般睁开眼睛。此时的任鹏程累得瘫坐在地上,松了口气。而这台手术,成为413医院历史上难度最大的颅脑手术,任鹏程又一次创造了该院麻醉科挽救危重症患者的经典案例。结合科室实际,他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帮带。通过术中手把手操作演示、每周进行授课等多种形式,对医护人员进行全面、系统的培训,提高他们麻醉相关技术水平。指导帮组麻醉科开展新业务61项,举办了80余场讲座,报批科研课题1项。在海岛代职的300多个日日夜夜,任鹏程完成巡诊任务最多、参加科室一线值班最多、开展新业务新技术最多、完成急难手术最多,因为成绩突出,被东海舰队授予三等功。作为唯一立功的代职干部,任鹏程并不认为自己做了多大的事,他说:“我只是尽了一名军人的职责。”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