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影灯下,91岁的吴孟超依然在主刀为患者做手术。他的手在病人腹腔里游走,剥离、切除、结扎、缝线,一切都那么娴熟,也许30分钟,也许10多个小时,最后,肿瘤被拿出来放进托盘。这样的手术,吴孟超已经做了14000余例。

" />

后勤人物 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——吴孟超

来源:《后勤》杂志 作者: 编辑:总后 发布时间:2015-05-18 15:10

后勤人物 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——吴孟超

2015年《后勤》第4期

无影灯下,91岁的吴孟超依然在主刀为患者做手术。他的手在病人腹腔里游走,剥离、切除、结扎、缝线,一切都那么娴熟,也许30分钟,也许10多个小时,最后,肿瘤被拿出来放进托盘。这样的手术,吴孟超已经做了14000余例。

1949年8月,一心想搞外科的吴孟超,如愿成为华东军医人民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外科医生。这所医院后来改称为长海医院。成为主治医生后,在导师裘法祖的建议下,他选择了肝脏外科。

当时,肝脏外科在国际上还是薄弱学科,吴孟超决心要在这个领域发愤图强。1958年,在吴孟超的积极要求下,医院成立了由吴孟超、张晓华、胡宏楷组成的“三人攻关小组”,吴孟超担任组长,开始向肝脏外科进军。

那时候,肝脏手术在我国还是禁区。因为人的肝脏有三千多条血管,肝脏就像一个血库,给肝脏的任何一个部位做手术,一旦切进去,止不住血,人就会流血而死。要想掌握肝脏手术的止血方法,首先要制作理想的肝脏标本,搞清楚肝脏内部的解剖结构和血管分布。这需要找到一种能注入肝脏血管后使之定型的灌注材料,然后再用硝酸腐蚀掉肝脏体,使血管显露出来。这样做时,还需要灌注的材料不被硝酸腐蚀掉,否则就前功尽弃。为找到一种理想的灌注材料,他们在简陋的实验室里做试验。一次两次,十次二十次。一晃4个多月过去了,没有实质性进展,失败重重地压在每个人心上。

一天,看见电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,吴孟超脑子里一闪:“灌注乒乓球的材料叫赛璐珞,行不行呢?”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张晓华和胡宏楷。他们立刻买来了乒乓球,剪碎后泡入丙酮酸液里,等待它溶化。第二天一早,他们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实验室,看到丙酮酸液已经变成了一种胶状物,倒出一点放在桌面上,不一会儿便凝结成固态。“可以定型!”这让他们信心大增。

他们到乒乓球厂买了赛璐珞,加入红、蓝、白、黄等颜色,分别从肝动脉、肝静脉、门静脉和胆管注入,待凝固后,再用盐酸腐蚀肝表面组织。显示出一条条血管的灌注材料没有被腐蚀掉。肝脏血管铸型标本做成了!

接着,三人一鼓作气共制作肝脏腐蚀标本108个。他们对肝脏的了解也从混沌到清晰,从清晰到了如指掌。1960年初,在第七届外科学术会议上,吴孟超公布了他们的研究成果:“五叶四段”肝脏解剖理论,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重视和肯定。这一理论为肝脏手术提供了关键性的解剖标识。

1960年3月,医院经慎重研究,决定对一名女性肝癌患者施行手术治疗。医院派出最强大的阵容来实施这例手术。上午9时,一切都按照程序进行:消毒、麻醉……气氛有点紧张。外科主任郑宝琦站在主刀的位置,吴孟超站在第一助手的位置,张晓华、胡宏楷等人都各就各位。就在手术开始前的最后一刻,郑宝琦突然把手术刀递给吴孟超。吴孟超一愣,立刻明白了这是主任对他非凡的信任。吴孟超几乎没有犹豫,接过了手术刀,站到了主刀的位置。

吴孟超握住了这把柳叶般的手术刀,第一刀划下去了,肿瘤显露出来,诊断正确。伸手一摸,知道了位置和大小,然后就进入了手术流程。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,完成后检查患者各项体征,一切正常。手术成功了!

但是,这只是暂时成功了。病人能不能度过手术后的观察期,还要接受考验。吴孟超日夜守候在患者病床旁。七天过去了,病人度过了危险期,身体各项指标全部正常,三个星期后,患者出院了。这是长海医院第一例成功的肝脏外科手术,也是吴孟超一生中所做的第一例肝癌切除手术。但吴孟超知道,这只是一个极其宝贵的开端。要达到国际先进行列,还得不断探索和进取。之后,他发明了“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切肝法”,使手术成功率大幅度提高,此举标志着我国肝脏手术进入世界领先地位。

1963年,吴孟超主刀完成世界第一例中肝叶切除术,突破了这个世界性的肝脏手术禁区。

从那以后,吴孟超带出了我国1000多个“吴氏刀法”传人,他的贡献就远远不是他本人迄今已为14000多名患者做了肝脏手术所能计算的了。

【人物小传】吴孟超(1922——),男,福建省闽清县人,中共党员,马来西亚归侨。1956年3月入伍。国际著名肝脏外科专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,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、一级教授。他是我国肝脏外科最重要的创始人和开拓者,被誉为“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”。1996年1月,中央军委授予他“模范医学专家”荣誉称号。2005年,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当选“2009年度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新闻人物”“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”。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